牛市之家 首页 互金 查看内容

始于“革命”、终于监管: 周小川深度复盘“互联网金融”

2019-8-13 16:39| 发布者: 文海拾贝| 查看: 117| 评论: 0

摘要: 01 中国人发明了 “互联网金融”互联网金融的勃兴与急速坠落,是过去十年中国金融业发生的最大事件。中国人发明了 “互联网金融” 这个词。的确,若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,以及如今网络支付的普及程度,中国绝对世 ...

01 中国人发明了 “互联网金融”

 

互联网金融的勃兴与急速坠落,是过去十年中国金融业发生的最大事件。

 

中国人发明了 “互联网金融” 这个词。

 

的确,若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,以及如今网络支付的普及程度,中国绝对世界第一。中国应该是第一个实现可以 “不带钱包” 上街的国家。

 

▲中国移动支付在全球一骑绝尘

 

但,创新都是有代价的,尤其是在金融领域。

 

从国际上看,金融领域普遍实行 “牌照制”,无牌照或者备案不得进入。金融领域之所以需要严格监管,是因为:

 

• 金融领域专业性很强,很容易出现欺诈。

 

• 金融领域存在显著的“大而不倒”效应,不负责任的金融扩张容易诱发道德风险,最终让纳税人埋单。

 

• 金融是资金密集型行业,容易引发风险事件。

 

问题是,创新永远是走在监管前面的。如果管的太死,就难以创新;监管如果落后于创新太多,又易导致监管真空和金融风险。

 

是以,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的动态平衡,是永恒的难题。

 

2008 年次贷危机的重要教训就是:美国监管当局对于叠床架屋式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以及 CDS、CDO 等衍生产品过于 “包容”,诱发道德风险,最终酿成大祸。

 

2005 年格林斯潘曾发表著名论断:金融市场自我监管比政府监管更为有效。因次贷危机而 “晚节不保” 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黯然承认 “自己笃信了 40 年的银行自我约束理论是错误的”: 这种出于维护自身利益考虑而形成的博弈一旦失效,将损害金融稳定,而这正是我们现在看到的。

 

02 互联网金融迎来转折点

 

始于 “泛亚事件-e租宝事件” 的 P2P 风险的集中爆发,成为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转折点。

 

一度,P2P 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,占据了主要的 “广告资源”,不少风投机构纷纷砸钱。

 

 

事后反思,互联网金融的 “野蛮生长” 代价不菲:

 

• “监管真空” 导致劣币驱逐良币,真正的创新难以生存,非法集资改头换面获得新生。

 

• 大部分机构没有把精力放在创新上,而是要么“迅速做大”,要么以种种手段谋取暴利——过把瘾就死。

 

• 融资难融资贵,不仅没有被 “互联网金融” 破解,反而如今一地鸡毛。

 

平安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言: P2P 行业平均不良率 13~17% 。如果互联网金融没有把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降低,那互联网金融的价值不大。一语成谶,如今陆金所已经忍痛 “舍弃 P2P ”。

 

或许互联网金融不死,但低潮已经到来。

 

03 一场代价高昂的创新实验

 

最近一些金融权威人士对互联网金融的 “实验” 进行了系统的总结与反思,值得每一位金融从业者细读、铭记。

 

央行原行长周小川特别指出,要警惕有人以 “革命” 的名义阻碍监管: 虽然任何系统都会过时并被更新换代,但也存在一些人对现状毫无了解而妄评革新的。新技术、新系统肯定有潜力、有机会去更新旧系统,也应注重稳健、有序,不必过于着急。

 

对新技术要敏锐,总体上支持、有所宽容;但同时也要有所警惕,防止出系统性风险。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供给方的宣传。有人鼓吹颠覆性技术、革命性技术,你要是反对他,你就是“反革命”。这么做有时只是为了卖自己的产品,有时也是要排斥、打击竞争对手;当切实加强监管时,还可能打舆论战。

 

比特币的出现,引发了 “去中心化” 的乌托邦式理想。尤其是近期 Facebook 计划退出的 Libra 更是引发全球争议。周小川认为央行的作用是必须维护和保障的: 个别 BigTech 巨头可能会想,凭什么央行可以发行货币、制定基础利率?我是不是也可以?须知,尽管各国央行的历史与现状各有不同,其目标和使命大致可描述为维护币值稳定和价格稳定、缓解经济与就业的周期波动、防止非专业和短期动机的行政干预,以及维护金融体系稳定,并以稳定谋福祉等,其人员与组织构成对其使命予以支撑,并有立法保障,这也是近代文明的一个重要产物。至少目前来说,这与商业机构的目标和使命相距甚远,尚难相信轻易冲击这一文明能有好结果。

 

 

出现一个新科技,如果原来的调控传导渠道被完全冲破,无法工作并实现目标,但又没有新的调控系统,这时候可能就会出大问题。

 

周小川特别呼吁社会要认清互联网巨头的 “复杂动机”,方可明辨是非、不被忽悠: 新的数字货币或数字资产供应方应回答他们对消费者保护、投资者保护有什么样的承诺和措施?这也涉及其自身业务的动机。另外,他们打算如何运用、加工所获得的大数据?消费者是否知情?是否有拒绝或删除权?

 

正确的动机是靠新技术实现效率和竞争力,而走偏的动机可能是瞄准客户的钱包,想吃利差,甚至是自融等。另有一类是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迅速致富。刚才提到有的 BigTech 希望赢者通吃,中等一点的、哪怕是小的 FinTech,也容易做 Unicorn(独角兽)的梦,想上市后套现了事,剩下的事就没人管了。但也许没想到还没到上市环节就开始崩盘,留下一地鸡毛。所以,监管者关注其动机很重要。这不光在 FinTech 领域,在很多领域也都如此,我多次讲到可以读一读关于 Elisabeth Holme 的案例。金融政策有一定的空间去设立,运用激励政策,比如资金托管、是否付息等规则,要在观察的基础上去设立正向激励机制,鼓励正确动机下的行为,谨防给不良动机提供鼓励。

 

▲ 35 岁的 Elizabeth Holmes 创办的血液检测公司 Theranos 是美国继 “安然事件” 后的最大骗局

 

尤其是在中国,老百姓赌性强、辨别是非能力弱,周小川语重心长: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









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牛市之家 ( 鲁ICP备16035715号-8 )

GMT+8, 2019-12-8 22:32 , Processed in 0.03165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